從“研學(xué)旅行指導師”到“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”,一字之差深意何在?

發(fā)布日期:2024-06-20 分享到:

近日,人力資源和社會(huì )保障部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對擬發(fā)布生物工程技術(shù)人員等職業(yè)信息進(jìn)行公示的公告》,附件中擬調整變更職業(yè)(工種)信息提出:將“研學(xué)旅行指導師(4-13-04-04)”職業(yè)名稱(chēng)變更為“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”。


從“旅行”到“旅游”的一字之別到底背后有何深意?將給行業(yè)帶來(lái)哪些改變?從業(yè)者如何借勢謀得發(fā)展?對此,本報記者進(jìn)行了采訪(fǎng)。

厘清概念 規范管理

自2016年教育部等11個(gè)部門(mén)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推進(jìn)中小學(xué)生研學(xué)旅行的意見(jiàn)》以來(lái),研學(xué)旅行被納入中小學(xué)教育教學(xué)計劃,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進(jìn)入了快車(chē)道?!把袑W(xué)旅行指導師”這一職業(yè)于2022年6月14日,由人力資源和社會(huì )保障部向社會(huì )正式公示。

近年來(lái),研學(xué)市場(chǎng)一片火熱,但因行業(yè)界定模糊,存在的行業(yè)準入門(mén)檻較低、研學(xué)機構資質(zhì)參差不齊、研學(xué)導師資質(zhì)認證混亂等問(wèn)題亟待解決。如今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職業(yè)名稱(chēng)迎來(lái)變更,業(yè)界普遍認為將帶來(lái)利好。

北京第二外國語(yǔ)學(xué)院中國文化和旅游產(chǎn)業(yè)研究院教授吳麗云認為,名稱(chēng)的調整,雖然一字之差,但從內涵、外延上看都相對收縮?!奥眯械母拍钜笥诼糜?,也導致非旅游部門(mén)均可介入研學(xué)旅行這一行業(yè)。變更為研學(xué)旅游之后,或許會(huì )將這一職業(yè)歸口到文化和旅游部門(mén)專(zhuān)門(mén)管理,有助于規范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的考證和工作,提升研學(xué)旅游市場(chǎng)品質(zhì)?!?/p>

在世界旅游聯(lián)盟研究院首席研究員王昆欣看來(lái),“研學(xué)旅行是學(xué)校根據區域特色、學(xué)生年齡特點(diǎn)和各學(xué)科教學(xué)內容需要,組織學(xué)生進(jìn)行的有計劃、有目的的校外參觀(guān)體驗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,強調通過(guò)實(shí)際體驗來(lái)進(jìn)行學(xué)習,強調學(xué)以致用。研學(xué)旅游更關(guān)注讓學(xué)生走出課本,被視為一種教育創(chuàng )新形式,旨在開(kāi)闊學(xué)生視野、豐富知識,并培養學(xué)生的生活技能、集體觀(guān)念以及實(shí)踐能力”。

同時(shí),王昆欣認為,這一字之差會(huì )帶來(lái)三方面的變化,“管理體制上,可能從教育行政部門(mén)管理為主轉變?yōu)槁糜涡姓块T(mén)管理為主;組織方式上,可能從學(xué)校組織為主轉變?yōu)槭袌?chǎng)導向為主;市場(chǎng)結構上,可能從中小學(xué)生為主轉變?yōu)槎嗄挲g段旅游者”。

“‘行’和‘游’的轉變,是對研學(xué)行業(yè)更加標準及規范的管理,這一導向明確了研學(xué)活動(dòng)的性質(zhì),對下一步的行業(yè)監管將起到推動(dòng)作用?!毙绿熹摴I(yè)研學(xué)旅行基地運營(yíng)經(jīng)理祖佳榮認為,文化和旅游部門(mén)作為文化、旅游領(lǐng)域的主管部門(mén),具有豐富的資源和經(jīng)驗,能夠更好地推動(dòng)研學(xué)旅游的發(fā)展,有助于旅游活動(dòng)各方面的安全保障有統一的政策及標準,相應研學(xué)活動(dòng)的安全性也將進(jìn)一步規范,研學(xué)旅游市場(chǎng)也會(huì )更加受到重視,主管部門(mén)的轉變將有助于推動(dòng)研學(xué)旅游行業(yè)的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

重視體驗 迎合變化

“研學(xué)旅游更注重通過(guò)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讓學(xué)生獲得直接經(jīng)驗,它不再是一種‘講授和聆聽(tīng)’的學(xué)習過(guò)程,而是根據需要,通過(guò)‘自主’進(jìn)行學(xué)習和體驗?!蓖趵バ勒f(shuō)。

額爾古納市蒙源旅游文化有限公司副總經(jīng)理武曉輝結合內蒙古的情況說(shuō)道,旅行偏重行,即空間上的距離發(fā)生變化。而旅游不只是空間距離上發(fā)生變化,還包含其他重要意義,有更豐富的內涵,以及更多的目的性?!坝迷~變化意味著(zhù),研學(xué)的過(guò)程不僅僅是離開(kāi)學(xué)校,而是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獲得更加豐富的知識、經(jīng)驗,收獲更多的結果?!?/p>

這在某種程度上對業(yè)界提出了新要求?!爸行W(xué)生政策性研學(xué)的指導師和研學(xué)基地(營(yíng)地)應該進(jìn)一步研究教育規律,掌握教育需求,讓課程和活動(dòng)更好地服務(wù)于中小學(xué)生教育。相反,從事寒暑假市場(chǎng)化研學(xué)的企業(yè)和指導師,則主要根據研學(xué)市場(chǎng)需求來(lái)設計研學(xué)旅游產(chǎn)品,彌補‘旅行’弱化后異地化研學(xué)市場(chǎng)空缺,助力研學(xué)旅游進(jìn)一步做大做強,獲得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?!彼拇◣煼洞髮W(xué)勞動(dòng)和實(shí)踐教育研究院院長(cháng)、四川省導游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陳乾康說(shuō)。

祖佳榮認為,從“行”到“游”的確將帶來(lái)研學(xué)市場(chǎng)的轉變,由之前的中小學(xué)生研學(xué)活動(dòng)變?yōu)槿挲g段的用戶(hù)覆蓋,有助于解決相應的淡旺季研學(xué)問(wèn)題,提升研學(xué)基地的營(yíng)收。在她看來(lái),“這種轉變也對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及服務(wù)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研學(xué)基地必須升級研學(xué)內容、提高研學(xué)質(zhì)量來(lái)滿(mǎn)足不同群體的需求。作為研學(xué)基地,同時(shí)也是國家3A級旅游景區,我們一直致力于為大眾普及鋼鐵知識,希望研學(xué)活動(dòng)的大眾化能夠將鋼鐵知識一鍵直達,吸引不同的群體前來(lái)開(kāi)展研學(xué)活動(dòng),同時(shí)我們也會(huì )加強軟硬件的提升,更加規范運營(yíng),滿(mǎn)足研學(xué)活動(dòng)需求”。

職業(yè)升溫 抓住良機

作為策劃、制訂、實(shí)施研學(xué)旅游方案,組織、指導開(kāi)展研學(xué)體驗活動(dòng)的人員,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在更名的背景下,也將迎來(lái)新的發(fā)展機遇。

陳乾康認為,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職業(yè)其實(shí)是多個(gè)崗位的聚合,至少包括研學(xué)課程開(kāi)發(fā)設計、研學(xué)線(xiàn)路計調、研學(xué)團隊服務(wù)與管理、研學(xué)課程教學(xué)、研學(xué)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等細分崗位,一個(gè)人是很難勝任的。他建議,未來(lái)的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,一方面要盡可能多地掌握各細分崗位的業(yè)務(wù),成為多面手;另一方面要多培養團隊精神,成員之間取長(cháng)補短,各盡所能。

“就目前來(lái)看,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的數量和質(zhì)量可能難以滿(mǎn)足順利開(kāi)展相關(guān)業(yè)務(wù)的需求?!焙馑幕糜伟l(fā)展有限公司副總經(jīng)理馬俊杰分析認為,盡管越來(lái)越多的大學(xué)畢業(yè)生投身研學(xué)旅游行業(yè),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的培養已經(jīng)成為不少企業(yè)的一項重要工作,為研學(xué)旅游行業(yè)發(fā)展打下人才基礎,然而,效果較好的研學(xué)旅游是一名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帶領(lǐng)3到5名學(xué)生,按此標準,目前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的數量仍存在較大缺口。

祖佳榮也認為,目前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在數量和質(zhì)量上都在不斷提升,隨著(zhù)研學(xué)旅游市場(chǎng)的蓬勃發(fā)展,各地都在加強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的培養和引進(jìn),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缺口大的問(wèn)題,但由于研學(xué)旅游涉及多個(gè)領(lǐng)域的知識和技能,因此要求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具備跨學(xué)科的知識儲備和綜合能力,這仍是一個(gè)挑戰。

對此,馬俊杰建議可以采取幾方面的措施,如,通過(guò)建立健全行業(yè)標準和規范,制定明確的研學(xué)旅游行業(yè)標準和規范;加強人才培養和培訓,提高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的專(zhuān)業(yè)素養和實(shí)踐能力;加強行業(yè)監管和評估,建立健全行業(yè)監管機制,強化對研學(xué)旅游機構和從業(yè)人員的監督和評估;推動(dòng)研學(xué)旅游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,結合學(xué)生的年齡、興趣和學(xué)科特點(diǎn),開(kāi)發(fā)多樣化、個(gè)性化的研學(xué)旅游產(chǎn)品;加強與學(xué)校和教育機構的合作,建立與學(xué)校和教育機構的緊密合作關(guān)系,確保研學(xué)旅游的教育性和實(shí)踐性。

文章轉自中國旅游報。